我耶格今天要要…

【卡带】基佬紫桑,你家那位来找你了10

又是一个凉爽的早晨,我整理了一下前台桌子上的名片夹,就静静地坐在玄关的台阶上,向对面那个窗帘拉得紧紧的房间望去。基佬紫桑已经很多天都没有出门了,自从那天忍者桑通过媒体公开向他表白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

难道是我估错了吗?基佬紫桑听竹千代桑说起那件事后,并没有表现的很高兴,甚至都没有惊讶。只是淡淡的,点了一下头表示他知道了作为回应。硬要说这件事带给了他什么触动的话,应该也就是他好像稍微有点困窘,没有表现出哪怕一点积极的情绪。

难道基佬紫桑在为了过去的事情在怪忍者桑吗?在知道了基佬紫桑的身份居然是四战的前战犯后我特意向竹千代桑打听了各种的情报。以我对忍界四战的了解,基佬紫桑当初的确是挑起祸事的人,但是后来的确也和忍界达到和解,甚至还被允许游离在各个忍村之外,不予以任何惩罚。那他和忍者桑战后也应该有所进展或者向对方传达自己的感情了才对啊,毕竟据传言战事开始的原因本身和忍者桑和我说的两人之间的对立有关的,要说这两人不解决心结的话,也许战争根本就没有办法结束吧。。。。本来以为只是忍者桑的自怨自艾,没想到基佬紫桑真的还对他还抱有敌意,这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人类的潜意识是很可怕的东西,可以使人无意识间做出自己都说不清的举动,产生自己都无法控制的想法。基佬紫桑失忆是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都暗示了他的真意。以一个曾经喜欢过别人的经历为依据,我确信,基佬紫桑肯定也是喜欢忍者桑。他不应该对忍者桑无动于衷的,一定是因为之后发生的什么事,才促使了他用这一种麻木的姿态来面对忍者桑的吧。说起来忍者桑也的确不可能将所有事情都和我挑明呢,毕竟我是一个非亲非故,从他的角度看还必须加上一条【总是在本质上是直男的基佬紫桑身边晃悠有觊觎他的嫌疑】的可疑人士嘛【稍微有点小伤感】。

“小姑娘,早上好啊。”

“啊,您早。”

就在我眼看就要陷入了莫名的郁闷中时,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很有精神的男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赶紧条件反射的行礼,才发现那原来竟是身着睡袍的黑长直桑。他很亲切的示意我不用拘束,神清气爽的说有个事情想让我帮一下忙。

“有个话想让你帮忙传达给带土君,可以吗?”

“您太客气了!您请讲。”

“嗯,那你记好了。记得一定要一字不差的传达哦。”

“是,您请讲。”

“那你听好了,斑让我告诉带土君【止水听说佐助从鸣人那里听说鼬告诉斑必须要让带土今天下午在他房间门口等他】。”

“??????诶?”

我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飞快地在思考到底今天是愚人节呢,还是黑长炸桑试图在锻炼自己的幽默细胞。

我出身虽然不高,但是从小就有去私塾,但是这仿佛病句一样的迷之传话还是把我震惊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出现在这个语境里?为什么主语绕来绕去?到底是想干什么?中间好像还出现了麻绳美少年的名字???总结下来不就是一个叫鼬的人让基佬紫桑今天下午去黑长炸桑的门口等他嘛!前面那些意味不明的家伙是什么情况????先不提那个,只是要传话就已经很难了好嘛!那么多名字真的有必要说吗?!

”不好意思。。。。请问您能再说一遍吗。。。。“

无论如何都搞不清状况我只好生无可恋的掏出了纸和笔。





“基佬紫桑,有客人让我给你带个话。”

“是千秋桑啊,什么话?”

听到是我的声音以后,基佬紫桑面无表情的将门拉开一条缝,在外面只能看到他没有伤痕的一侧脸颊。他和他身后的房间散发着一种谜一样的负能量,感觉如果有植物在这个房间的话绝对会死掉一样。

“是那个和你长辈的黑长炸桑一起的那个黑长直桑。他让我和你说,”我深呼吸了一下,对着笔记本一口气念道,“黑长炸桑让我告诉你【止水听说佐助从鸣人那里听说鼬告诉斑必须要让带土今天下午在他房间门口等他】。”

“????????”




下午,基佬紫桑终于不情不愿的从房间里出来了,对竹千代桑递过来的和服也没有拒绝,整个人都还是萎靡不振的。我看他的精神状态实在不好有些担心,就问他可不可以和他一起去黑长炸桑的门口等一等,到黑长炸桑召他的时候我再退下就好了,他也只是默默的嗯了一声当作肯定的回答。


”你觉得呢?因为他是个贤二,所以肯定从那之后就害怕那事了。“

我们按照传话站到门口时,却听到房间内黑长炸桑好像在和什么人对话,房间内没有交谈声,应该是在打电话吧。我和基佬紫桑对视了一下,都觉得这时候站在这里不合适,就准备先回避一下。但突然间基佬紫桑好像听到了什么值得注意的重要情报一样,就那样站在顿住了身形,脸上浮现出震惊的表情,眼睛瞪得滚圆,身体都有些微微战栗起来。

“十二三岁的小鬼,是最好骗的了,知道得又少,又不懂的怀疑,所以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让小鬼打心底里认为自己做过什么事情其实很简单,有外道魔像查克拉支持的幻术就是月之眼的雏形,一切都可以无限真实。这个。。。不会不清楚吧。“

”真实的触感,真实的声音,真实的恐惧,最高级别的梦境。对我来说不过是施了一个幻术,对他来说却成了实际发生过的事情。再加上心理,对话上的暗示,故意提起的封印记忆的术,这样一个孩子就这样被我实实在在的掌握了,就是这么简单。”
“理由?偶尔让他认清自己的立场是必要的,他必须要清楚,他先是宇智波带土,然后才是你的儿时玩伴。“

”如果你为了这种事情就变心,只能说明你对他的感情也只有那种程度而已。。。这个机会是破例我赏给你,旗木卡卡西。就算带土真的和你搞到一起了,你也要记清了,他先是我们宇智波的,然后才是你的。”

基佬紫桑突然虚脱了一样踉跄了一下,我马上扶住他,却见他脸上居然笑着淌满了泪水。刚刚还像一口枯井一样的异色双眸神采飞扬的要溢出光来,他带着有些哭腔的笑意向我示意感谢,就飞快的顺着走廊向玄关跑去。

基佬紫桑飞奔而去,我却一头雾水。却看见黑长直桑从走廊的一角拐了出来,脸上带着无奈有有些宠溺的神情,看到被命令等在门口却扬长而去的基佬紫桑也不惊讶。

”他这是在道歉呢。“

”诶?黑长炸桑吗?“

”之前带土君在和斑一起住的时候旗木君就无数次想潜入宅子里,都被他给赶跑了。现在居然允许旗木君接近带土君了,这就是他能给出的最大的歉意了。“

”诶?那基佬紫桑知道黑长炸桑赶跑了忍者桑吗?“

原来黑长炸桑一直故意不让这两人进展顺利啊,听刚才电话的对话,应该还做过不少类似棒打鸳鸳的事情来了。而且貌似还做了什么事情来考验忍者桑对基佬紫桑的心意,真是用心良苦啊。。。不过黑长炸桑对基佬紫桑的占有欲真是不可小觑呢,现在转换了态度,不知是因为基佬紫桑被忍者桑的名字唤醒,终于意识到基佬紫桑是真心喜欢忍者桑了呢,还是因为他失忆后对自己的名字没有反应而受到打击了呢。

”当然不知道了,他还以为旗木君不想见到自己呢。不过这么拐弯抹角的告知真相,还真是你一贯的风格啊。“

”啰嗦!“

房间里的黑长炸桑撒气一样的狠狠拉开纸门,看脸色,确是很不高兴的样子。他越过我,和黑长直桑两人并肩而行慢慢顺着走廊走远了。

”早上没接过任何电话也没看到忍鹰,斑斑是怎么知道止水听说佐助从鸣人那里听说鼬告诉你必须要让带土君今天下午在他房间门口等他的?“

”哼。“

”要承认带土君满心都是旗木君这一事实啊斑斑!就像我心中只有你啊斑斑!!!“

”滚开!!!“

tbc



评论(9)
热度(77)
  1. 宁默愿洞察之父指引你 转载了此文字

© 愿洞察之父指引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