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耶格今天要要…

【卡带】基佬紫桑,你家那位来找你了9

*本更严重斑带过往暗示注目,不适者请尽快右上角

基佬紫桑苦大仇深的越发恶狠狠地念叨着忍者桑的名字,脸上却尽是狠绝和悲伤夹杂着的复杂表情。他没好气的甩开了黑长炸桑的手,刚想要进行下一个举动,只听响亮的“啪“的一声,黑长炸桑被甩开的手居然先他一步扬了起来,一巴掌拍在了基佬紫桑的脸上!

”瞧你那出息!尽记着些野男人,不记得你老子!“

”臭老头子你有病啊!“

啊。。。
基佬紫桑果然还是基佬紫桑啊。。。。。

基佬紫桑被黑长炸桑突然间的巴掌惊得像只被踩到尾巴的猫,条件反射地马上去摸自己的脸。刚才那些许低气压的气势瞬间就消失的一干二净,变得和往常报社模式的基佬紫桑无异了。

我松了一口气,竟觉得刚才的基佬紫桑有些神经帅,我的萌点也是够。。。。等等黑长炸桑刚刚说什么???!!!你老子?!基佬紫桑不是您孙子吗?!还有。。。野男人是指忍者桑吗!喂喂喂怎么说也有些过分啊黑长炸桑!怎么可以叫深爱着您孙子的忍者桑野男人呢!平常尊老爱幼的基佬紫桑居然将【臭老头子】这样的话宣之于口,基佬紫桑是有多讨厌自己爷爷?!

“少废话,来给我做豆皮寿司。”

“哼。。。凭什么我要给你做。。。啊啊啊啊疼疼疼,老头子快放手!“

表示拒绝给黑长炸桑做豆皮寿司的基佬紫桑被爷爷就势扯着脸皮给拖走了,留我和竹千代桑在风中凌乱。
怎。。。怎么说呢,总感觉黑长炸桑对基佬紫桑有一种微妙的拥有感,施号法令得极其自然,好像是基年累月的习惯似的,和基佬紫桑对话的时候会不经意的流露出【你是我的人】的蜜汁自信。基佬紫桑也对黑长炸桑的话会好像习惯性一般的服从,嘴上抱怨着却还是很老实的去厨房了,但是全身上下都散发出我【讨厌这个人】的气场,黑长炸桑一转身他就幽怨地瞪着黑长炸桑。

嘛。。。只能说是谜一样地家族爱呢【笑】。

”千秋,你最近有没有见到忍者桑。。。必须得告诉他他后院着火了。。。“

“忍者桑的话被他那两个索命一样的学生给拖走了,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回木叶的样子。。。不过说的也是呢。。。基佬紫桑恢复记忆了,忍者桑一定不知道怎么面对吧。。。毕竟他们两人之间--”

“不是指那个。。。。。。”

我疑惑于竹千代桑所指为何,转头却看见竹千代桑脸上带着可疑地红晕像一阵狂风一样的窜进店里,只留下一句意味不明的【今晚就发车!】,抄起自己的电脑就噼里啪啦的码起了字。

excuse me?!竹千代桑?!你不会是想要出祖孙本吧?!



三天后



”千秋桑,东西我就放这了。“

”好的基佬紫桑。“

我看着基佬紫桑的背影,不禁又回想起了昨天看的竹千代桑刚刚更的祖孙文,顿时觉得有些难以直视他了。

他自从那天被迫恢复记忆以后就变得不太爱说话也不太爱笑了,时不时就露出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但是这样的沉默的他只让我觉得更衬基佬紫色了。其实这个颜色向来是很挑人的,我从小就喜欢这个颜色,但是我不适合这个颜色,也没见过有人适合这个颜色。女性若想衬此色,太过刚硬便失韵味,太过柔弱便是亵渎。男性就更难衬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像基佬紫桑这么适合这个颜色的人,只是他配着这个颜色太让人心疼了。

我不禁又掏出手机打开论坛。三天前的竹千代桑因为目睹了黑长炸桑对基佬紫桑施暴而忽然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开着自己的24k纯金跑车就发车了。看着论坛里因为竹千代桑突然开起的跑车上了高速而迅速翻墙到了祖孙大营的部分本镇妹子们就cp问题吵得昏天黑地,我油然而生一种自豪感,因为真相永远被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当然我是稳战忍者桑这一派的,但我也的确承认祖孙的车飙起来很爽!不过经过这三天的观察,我还是参到了真理!【果然黑长直桑才是黑长炸桑的cp】这唯一的真理。

黑长炸桑对黑长直桑会经常笑的很温柔。第一次看到这个笑容的时候,我只觉得如果这样的人可以这样子对我笑的话,我什么都愿意为他做。黑长直桑会对黑长炸桑做些小动作,玩玩手指啊,揪揪头发之类的幼稚的小动作,黑长炸桑会带着点笑意的任他做。两人之间并没有亲密无间却默契十足,那种相爱的感觉就算他们没有什么亲密的举动都能让人一眼就看得出这两人是情侣。看久了甚至还有些瞎眼。。。。。。

但是基佬紫桑和黑长炸桑的关系就有些微妙了。这两个人看起来像是对方的仇人,像学生和老师,像儿子和父亲,像仆从和主人,又像是曾经一起生活但是现在已经离婚了的夫妇,实在是微妙至极。黑长炸桑说自己是基佬紫桑的爷爷,但是实在看不出他们是祖孙。黑长炸桑对待基佬紫桑,更像是在对待一个属于自己的的东西或者一个养了很久的宠物,他手握着基佬紫桑的控制权,并没有很开心甚至有点嫌弃自己拥有这么一件东西,但好像也从没想过要放手。基佬紫桑对黑长炸桑更是逆来顺受,无论黑长炸桑命令他做什么,他都会骂咧咧的不情不愿地做完,好像天生无法反抗黑长炸桑的命令似的。他的这种服从命令的习惯是不是与对忍者桑来说“死去”了的那些年的成长经历有关呢?这微妙的感觉是否就是竹千代桑文里所写的那种奇妙的【家族爱】呢。

这两个人虽然都没什么自觉的样子,但是他们这种奇妙的家族爱对忍者桑来说肯定是做者无心,观者有意吧。被满心的爱恋冲昏头脑而降低贤值的忍者桑是肯定参不透这两人所谓的家族爱的,不知道基佬紫桑对黑长炸桑的逆来顺受被他看在眼里是什么滋味。

“滴。”

我手里握着的手机突然传出推送新闻的特殊音效,我便被吸引了注意力,然而刚刚看到推送的简介顿时脑子一片空白,忙点进去。

【火之国忍村木叶今日正式公布推举四战英雄旗木卡卡西为第六代火影,新闻发布会上惊人发言震惊四方】

旗木卡卡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不是忍者桑的名字嘛?!忍。忍者桑居然当上了火影??!!!

【木叶第六代火影旗木卡卡西,作为火影参加的第一场新闻发布会,竟然通过媒体向前四战战犯宇智波带土深情告白】

【视频链接】

我颤抖着点开了链接,紧张的如同就像热锅上的蚂蚁。

视频打开了。并没有手机偷拍的那种晃动和低清的画质,画面稳稳当当,清晰至极。视频开始时声音十分嘈杂,镜头到是稳稳地对准了忍者桑。面前摆满了标志着各国媒体话筒的忍者桑穿着崭新的御神袍,将火影帽放在手边。侍立在一侧的一个樱色头发,长得非常漂亮的女忍清咳了一声,现场立刻安静了下来,连一根针落地怕是也能听到。忍者桑对她点了点头,然后郑重其事道;“能够当选第六代火影我实在是非常荣幸,但今天我希望只以旗木卡卡西的身份借用一下媒体的力量。”

四周没有人说话,只有闪光灯的声音。

“宇智波带土,就算我是一个废物,我还是忍不住爱你,你愿意接受我的心意吗?”

TBC

评论(23)
热度(101)

© 愿洞察之父指引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