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耶格今天要要…

【卡带】基佬紫桑,你家那位来找你了 8

*【注目】此更内含柱斑和亲情向斑爷和土哥,不适者请及时退出


  这一天,终于来了。我早就预见了会有这一天,但没想到会这么快。

  基佬紫桑把一切都想起来了。

  那一天,镇上又来了两个忍者模样的青年男人,起初远远的看不大清,只看得到他们全都披着黑色的长发,只不过一个拥有顺滑得足以让任何女性嫉妒的一头青丝,另一个的却发质刚硬得高高翘起。两个人从街那边并肩走过来,距离不远不近,彼此却给人一种不容任何人进入的强烈亲近感。

  自从知道这条街的老板是基佬紫桑了以后,我就彻底放宽了心。管你什么忍者不忍者的,老板都是【前】忍者,我们还愁什么呢----所以当这两个青年男人在我们店门口停住脚后,当值玄关的我便挂上如常的职业笑容迎了上去。

  “欢迎光临。请问是两位----”

  但当我抬起头迎上那两道目光,却无法掩饰自己脸上的表情了。

  这是什么样的两道目光啊,哪怕是大阪城里那君临天下的将军大人都没有这种魄力。

  左边的男人身材高大紧实,长发如同写意泼墨的瀑布,一张无可挑剔的俊颜上无处不微露笑意,眼中却藏有沧桑。右边的男人修长俊美,一双丹凤眼狭长,却半眯着漆黑漆黑的眼睛充满寒意的向下俯视着,他的五官极美,面上却无一丝笑。他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同样只是随意的站着,魄力却从中而来。

  “两,两位吗?”

  “两位。”

  我强迫自己尽量快的回过神来,好在面前的两位客人并没有在意我的结巴。黑长直桑元气满满地回答了我,黑长炸桑并没有要理人的意思,散漫地偏头向我身后的走廊看去。

  我只是惊呆了,我是在关西都城里长大的,连将军大人都在祭典上远远望见过几回,自认为还算是见过世面,但是这么好看的男人却是从来都没看过的---其实并不在容貌,而是我自认为可以衡量人优劣的周身气场。几个月前,来度【蜜】假【月】的忍者桑门下的那对小情侣就都长得很好看,但是两个人过于年轻毛躁,还有待岁月磨练。我们的老板基佬紫桑,虽然貌不惊人,但身上自有一种独特的魅力,只有他身上独有的,介于温柔和疯狂之间的成熟。忍者桑,属于那种不可多得的类型,相貌性格各方面都满分,却因为一心只爱基佬紫桑,在我的印象里痴情倒成了他最大的特征。至于竹千代桑嘛,我只能说,这个人除了出本子这一点可取之外当真是浪费了他上天给的一具好相貌。

  但面前的这两个男人,却是能够令人惊心动魄的,这是经历过许多后才能散发出的特殊气场-----这两个人,虽然看上去只有二十岁二十五岁上下的样子,但没准是会什么驻颜之术神马的,意外的已经四十多岁了也说不定。

  “这里居然看起来还不赖,带土那小子倒是挺会挑地方。”

  黑长炸桑环顾了四周,凉薄的唇线勾起一个不可一世的浅笑,丹凤微斜,笑靥上狠绝的煞气却未减丝毫。但是即使是如此重的煞气,在他面上,也只是使他英俊得更加锋利而已。我不禁看得痴了,黑长直桑有些不悦的轻咳一声。

  “咳,一间,麻烦你了。”

  “失,失礼了!这边请。”

  “温泉随时都可以使用,午餐还要再等一个刻左右。那么请二位好生歇息。”

  我转身将两人带入房间,在黑长直桑点过头后才躬着身从房间退到走廊。站在廊上,我愣了好一会儿神,才慢吞吞地一小步一小步地挪动步子。

  带土,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就是基佬紫桑本来的名讳。刚刚被眼前的美男迷了心神,一时竟没想起来。听黑长炸说话那随意的语气,他肯定是认识基佬紫桑没错,而且黑长炸桑的头发和发黑的印堂。。。简直是不能再有既视感。。。没准还是基佬紫桑的长辈神马的呢,没准是叔叔?

  我暗暗揣测着,迎面撞上一堵肉墙。定睛一看,是拿着一包什么东西的竹千代桑。

  “阿勒,竹千代桑。怎么了?'

  “哦哦千秋,我正找你呢。让你帮忙尝尝店里新开发的新款丸子。”

  “纳,纳尼。。。是谁开发的。。。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是基佬紫桑啦~”

  “。。。。。。我还有事先走了!”

  “欸等等啊。欸嘿嘿嘿,放心吧,这次的蜂蜜红糖糖浆味肯定比上次的宇治白糖糖浆味好吃多了!”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酷爱放手啊啊啊啊!我我我还不想被甜死啊啊啊啊啊啊!!!!”

  自从某次基佬紫桑偶然把红豆和糖浆搅在一起抹在团子上后,他就一直致力于开发各种新口味的丸子,美称自己是在给店里带来一场舌尖上的革命,但是其实包括我忍者桑竹千代桑之内的所有人都一致认为其行为只能勉强称为蛀牙上的革命。

  “吵死了!”

  一声怒气十足的抱怨声,紧接着就听到隔间的被猛地拉开,黑长炸桑怒气值满点的顶着发黑的印堂疾步走了出来。

  “噫----对对对不起!!!!!”

  “不愧是带土开的店,手底下的人都这么聒噪。”

  黑长炸桑不以为意又有些不耐的拨弄了一下肩上的一撮碍事的硬毛【。。。。。】,我和竹千代桑立刻就【发挥职业素养】土下座表示歉意,心下立刻就反省自己怎么可以忘记温泉旅馆经营者的专业精神呢,简直该打。嘛,不过这一切都是竹千代桑的错就是了,恩恩。

  我正想着,头上的黑长炸桑也没什么动静,气氛十分尴尬。

  就在这时,竹千代桑不知抽什么风,居然突然站起来大喊道。

  “我。。。我家老板很安静的!!!!!一点都不聒噪!!!!!!”

  “。。。。。。”

  “。。。。。。”

  他喊声的余音在梁上转了无数圈,黑长炸桑显然有些被他的神展开程度吓到了,半天都没吱出声儿来。

  “噗。。。。。。”

  半晌,黑长炸桑似是被逗乐了,脸上的阴霾散了大半,那张好看的脸上终于云开月明,露出了一丝真正的笑意。

  “有意思。。。你是我那蠢货孙子的部下吧,他现在不聒噪了吗?”

  “孙。。。孙子?!”

  “纳。。。纳尼?!孙子?!”

  我和竹千代桑简直惊得下巴都掉到了地上。

  虽,虽然有料到开头却没料到结局啊啊啊啊!!!!!!虽然的确是长辈!!!但是是爷爷也太有冲击性了吧啊啊啊啊啊!!!!您可是看起来和基佬紫桑差不多大啊啊啊啊?!是基佬紫桑的爷爷的话至少要多少岁?!至少要七十岁了吧啊啊啊!!!

   “带我去见他吧,他现在在哪儿?”

  “就在,就在隔壁的丸子屋里。。。。”

  “我那贤二孙子脑筋不大灵光,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吧。”

  “不不不怎么会!!!基佬。。。哦不,是鳶桑从来都很可爱哦不是很体恤部下的!”

  “你刚说什么?”

  “啊不不什么也没说。”

  黑长炸桑又带有危险气味地眯了眯眼睛,仿佛重新审视一般地上下打量了一下竹千代桑。竹千代桑被盯得背脊发毛,大气都不敢出,眼看脸就要被憋成猪肝色了,黑长炸桑终于移开了视线。

  “嘛,算了。反正就算有麻烦也是你们自己找的,谁让那贤二是老板呢。”

  “。。。。。哈。。。。。”

  黑长炸桑。。。好。。。好严厉。。。【抽泣】还有。。。黑长炸桑。。。您和您孙子一点也不像。。。【抽泣】

  “就他们俩那点儿破事儿,居然拖拖拉拉这么长时间,我也是高估了旗木家的那小子了。。。丸子屋有卖红豆寿司吗?”

  “。。。。。。”

  “有的有的,您往这边走,我们给您现做。”

  竹千代桑一边狗腿地搓着手给黑长炸桑带路,一边使劲的给我使眼色。我叹了口气,只能默默地跟了上去。

  好吧,我收回前言,黑长炸桑,您和您孙子,还是挺像的。

 

团子屋

“啊,欢迎光临,一位吗,请这边坐。。。欸,内个。。。欸欸欸欸欸请问您要带我去哪里。。。”

店内迎上来的基佬紫桑刚想转身把客人带到座位上,就被黑长炸桑一把抓住胳膊,生生的拽到了店外。他动作迅速地用一只手简单粗暴的卡住不断挣扎的基佬紫桑的脸,黑曜石一般的双眸突然旋转着变幻成瑰丽的红底黑纹的纹样,气势汹汹地用这双眼睛俯视进基佬紫桑那双异色的瞳孔。

   竹千代桑见状作势要扑上去,但黑长炸桑斜过眼瞟过来,他就再也动弹不得。黑长炸桑手上发力,把基佬紫桑的脸向自己的方向掰了掰,强迫他对上自己的视线。

  基佬紫桑无法,只得毫无防备的对上那冷冽的一双眼。刹那间,像是被什么魇住了,他微微垂下眼脸,仿佛失了心神一样一动也不动了。

  黑长炸桑沉默着凝视了基佬紫桑那布满伤痕的半边脸半晌,声音低沉的说道。

“你这副样子倒比当初跟着我当忍者时要顺眼许多,看来你的确并不是什么当忍者的好料。"

  基佬紫桑仿佛提线人偶一般没有任何反应,使黑长炸桑这句话更像是在自言自语。又过了半晌,他才又缓缓张口,这次却是声音里不带什么感情不容反抗的命令语气。

   “回答我,带土,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嘛?”

  基佬紫桑神智并不怎么清明,但却似乎无法反抗黑长炸桑一般,强打精神做出了断断续续的回答。

  ”我。。。我是谁。。。不,不记得了。”

  ”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你是。。。谁。。。不认识。。。”

  黑长炸桑挑了挑眉,很轻微的扯了扯嘴角,眼睛却没有一刻松懈地盯着基佬紫桑。

  ”那你知道,旗木,是谁吗?“

  “旗木。。。旗木。。。”

  听到这个名字,基佬紫桑微微抬了眼帘,小声地喃呢起来。
  “旗木。。。。。旗木。。。。。旗木。。。”  

“旗木。。。旗木。。。卡。。。卡。。。西。。。”

  ”旗木。。。。卡卡西。。。。卡卡西。。。“

  他缓缓地瞪圆刚刚还布满迷茫的眼睛,淡薄的嘴唇微微颤抖。他默念着,默念着,终于身子也变得颤抖起来,脸上的神色却越发清明。

  ”旗木。。。卡卡西。“

  终于,蹙起眉毛,面上积起一层浓重的阴霾。他用比以往要暗哑百倍的嗓音,道出了最后一声喃呢。


评论(11)
热度(100)

© 愿洞察之父指引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