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耶格今天要要…

【卡带】基佬紫桑,你家那位来找你了7

“你这家伙。。。。。”

麻绳美少年将别在身后的佩剑从鞘里抽出一小截刀身,即使只有一小截也能看出那剑削铁如泥锋利无比。

拔剑了啊啊啊啊啊!!!!

我和后辈立刻腿软跪地准备求饶,麻绳美少年似乎已经见惯了人跪地求饶完全没有要理我们的意思,只是眼睛发红的【话说那是什么眼疾嘛】地盯着基佬紫桑,又将剑抽出了一小段。

不过基佬紫桑!不愧是曾经是忍者的男人!面对麻绳美少年的如此凶残的瞪视也处变不惊!

“欸------你你你拿刀做什么!!!”

好吧我错了!!!基佬紫桑一直没有被拔刀吓到是因为刚才那个角度他看不见!!!看到以后立刻连一秒都坚持不了就结巴了!!!!基佬紫桑我看错你了!!!虽然你这样也很萌!!但是作为一个曾经的忍者你就这么不争气么!!亏你还自认为是直男【虽然是自认为】【等等这有什么关系吗】!!

我抱着生无可恋的往头顶上看了一眼。

忍者桑!你对象【还有我们旅馆】现在可是大危机啊啊啊啊你到底去哪里了啊啊啊啊啊!!!!你平常不是都在的么!!!你再不出基佬紫桑【和我们旅馆】一定会死于非命的啊啊啊啊啊!!!!

咣当-------

“给给给窝住手啊啊啊啊!!!”

正这么想着,玄关的木门发出了一声激烈的撞击声,有人狠狠地推开了旅馆的大门并大声的吆喝了一声。

忍,忍者桑?这种出场方式着实在不是您的风格啊。。。不过看到自己对象【虽然还没追到】被自己学生欺负这种场面,是谁都会情绪激动的吧可以理解,恩恩。

不过真是选了一个好时机呢,这种类似英雄救美的展开嘛恩恩,怎么说呢,现在登场,不愧是忍者桑。

这么想的我抬起了头------

“你你你们这两个小鬼怎么可以对别人随便拔刀呢太太太没有教养了!!!长辈是怎么教的!!”

“哈?你说什么?!尼桑是完美的!”
------结果却看见了,手里攥着一卷莫名其妙的纸满脸冷汗的竹千代桑。

你来干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是来火上浇油的嘛!!!一定是来火上浇油的吧!!!完全把人家给惹怒了啊啊啊啊啊!!!!再说这种展开你出场干神马啊啊啊!!!简直意味不明啊啊啊啊!!!!你是来拆CP的吗?!是来拆CP的吧!!!基佬紫桑我是不会让给你的【阿勒暴露了】!!!我们旅馆要完蛋了都是你的责任啦啊啊啊啊啊!!!!!!
“咳咳,总总之不准动手啊啊啊啊小鬼们!!!一定要动手的话也先看过这个!!!”
竹千代桑一个大跨步像老母鸡护犊子一样把一脸怂样的基佬紫桑护在身后,把手里那叠意味不明的纸举到麻绳美少年的面前。

“这。。。这是。。。”

从刚才就一直处于下线状态的漏情报君凑上去看了一眼,露出了不明觉厉的迷茫表情。

“没没没没错!!要是轻易对对对我们的老板出手的话就要这个五大国高等商人保护协定赔偿至少50忆!!既即使这样也也要动手吗!!!!!”
老板?高等商人?50忆?神神马东西!!!好穿越!!!

退一万步说!基基佬紫桑什么时候成为你老板了竹千代桑!!!还有一个丸子屋的老板就能算高等商人嘛!!!!!一百个丸子屋加起来都到不了一百亿吧啊啊啊啊啊瞎扯神马啊啊啊啊!!!!
“看到没有!!!这是由角都先生交予我保管的这条街所有店铺的地契,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这条街和五大国诸多产业的主人是水之国的鳶さん,这是鳶さん的水之国出生证明和高等商人认证章!!!酷爱看都是真正的证件!!!就算现在毁掉也没用因为只要记录在册就可以续办!!!不管你们把我们的老板认错成什么人了都是你们认错了!!!!如果你们坚持要动手!!!账单和警告会寄到火影办公室和火之国!!!!怎怎怎么样!!!看在这个的份上可以不要动手嘛!!!”

纳尼!!!!!基佬紫桑是这条街的老板!!!竹千代桑你摆出那么多证件好像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一时间然我竟无言以对!!!虽然的确自从我到这里这里就基本上没有老板!!!!但是你突然间说基佬紫桑是我们老板我实在是接受不能啊啊啊!!!就是因为基佬紫桑是我们老板所以以前才会有那些个别不给钱就住店的那些个黑红袍忍者嘛啊啊啊啊!!!我早就觉得很可疑了你为神马知道那么多关于忍者的事情你果然和忍者有勾结啊啊啊!!!还有你早就知道老板是谁为神马不告诉窝啊啊啊啊现在岂不是没办法抱基佬紫桑的大腿了吗啊啊啊!!!
“哼,你以为凭那种。。。”

麻绳美少年不屑的笑了笑,看到纸上的数字却不说话了,嘴角抽搐了一下。

“佐助啊我说。。。他说的那个角都好像是晓以前的一个成员,满嘴钱钱钱的超级功利的说啊。。。”

“。。。。。。”

麻绳美少年似乎在内心挣扎了一下,最后脸色阴沉的把剑插回了剑鞘。

“嘛。。。反正现在就算你回到木叶也不能怎么样,毕竟之前就已经不是敌人了。”

他看向基佬紫桑的方向,眼睛仍然是艳丽的血红色,脸上的表情也趋于平静了。基佬紫桑也和漏情报君一样一脸不明觉厉,但是还是点了点头。

“看你这样子,居然装成失忆。不过想都忘了这种逃避现实的做法你做出来我一点都不惊讶,毕竟你就是一个可笑的失败者。”

“佐助。。。也不用说到这个地步。。。。“

“无路赛!你给我老老实实的闭嘴!这是宇智波的族内事!”

“是!!!!!【女王大人!】”

漏情报君被麻绳美少年怒吼闭嘴,大喊了一声【是】乖乖的闭上了嘴,我仿佛都能看见他身后有尾巴在不停地摇。

“虽。。。虽然我不知道你在讲什么,但是我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什么的请放心吧哈哈哈。。。。”

基佬紫桑以自己仅仅为二的贤值做依据,总算是说出了回复却答非所问,麻绳美少年听后露出了颇为不屑的表情。

“好吧,如果你坚持这样演戏就随便你吧-----只要你不和老祖宗一起出来祸害人间,爱装失忆就装失忆吧。鸣人,我们走。”

“欸,佐助,去哪啊?”

“回房间!”

“欸但是。。。”

麻绳美少年兀自下了一个结论,不再理会基佬紫桑那一脸迷茫的表情扯过漏情报君转身就走。漏情报君有些挣扎的死死的盯着基佬紫桑,但是被麻绳美少年在耳边小声的说了什么后,便一脸释然,仿佛天空中飘过“我懂了!”几个大字。我从事温泉旅馆业至今已七年,别的技能完全没有,只有耳力和土下座力【这是什么!】还算擅长,于是发挥自己以往用来听八卦的自满耳力,模模糊糊的听到渐行渐远的那两个人的低声耳语。

“这件事还是不要插手了。”

“但是佐助,带土叔终归是你叔叔啊我说。。。”

“这是那两人之间的事情,让那两个人自己解决。。。”

“欸,什么意思啊我说。。。”

“大白痴!是他和卡卡西!他那能力。。。别人相碰他一下都难更别提让他失忆。。。”

“欸但是你刚刚不是说带土叔是装的嘛我说。”

“无路赛!宇智波家的人就算是他也不会做假失忆那种事!”

“欸那你刚刚为什么那么说啊我说!”

“无路赛!给我闭嘴吊车尾!”

两个人推推搡搡的分分钟闪瞎我的24k钛合金狗眼,我觉得再听下去就要忍不住举起哲学的火把了,就不再去努力听了。

竹千代桑似乎从刚才起就一直秉着呼吸,现在脸已经憋成了猪肝色,看见那两尊瘟神终于走了才放下心大口大口地呼吸起来,腿一软眼看就要倒地了,幸亏被基佬紫桑眼疾手快的接住了。

“内个。。。竹千代桑,基佬紫桑真的是我们的老板吗。。话说您救场救得还真及时啊。。。”

“哦谢谢,当然了,我可是被角都大人托付证件的男人,真实性是肯定可以保证的。”

从刚才起就一直掉线的后辈立刻很有眼力的给他端了一杯茶过来,我们一起坐到挨着玄关口的房间里,竹千代桑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卷轴把证件卷了进去递到基佬紫桑面前,基佬紫桑自己则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鳶大人,我一直都瞒着您是因为您没有想起来,但是今天情况紧急所以只能将您的身份暴露了。虽然您不记得了,但是我是接替角度大人管理组织里的账目的竹千代。”

“欸,竹千代桑。。。你以前认识我吗。。。”

“是的,我是您的部下。”

“是。。。是这样啊。。。”

基佬紫桑的脸上浮现出飘忽不定的神情,对竹千代桑说的话似乎又清楚又模糊。

我突然想起了几个月前基佬紫桑刚来到我们镇上时的那场景,他在我们的镇上转了那么多圈,最后偏偏倒在了竹千代桑那小小的丸子屋的门口。是不是他在朦胧中记得自己在这里有部下,在确认了所在地后才故意倒下去的呢。还有竹千代桑看到基佬紫桑时那耐人寻味的得意笑容,在他按道理应该不知道基佬紫桑和忍者桑之间的故事时他对我说的“这次就不要插手了吧”,现在想怎么都可疑。

话说回来基佬紫桑似乎是什么组织的boss,按照他平常遇到过马路的老奶奶就一定要扶的尿性,难道。。。是妇联吗?但是妇联组织会有那么多钱嘛?!能把整条街都买下来,还在各地都有产业神马的。。。不会是基佬紫桑贪污了公款吧?啊不基佬紫桑是不会做这种事的。。。。那。。。是商人协会吗。。。竹千代桑刚刚有提到的那什么高等商人,我也有过耳闻,似乎是五大国签署的什么协定,内容好像是要从一切武力里保护身价过亿的商人之类的。。。但是就基佬紫桑那样一个贤【呆】二【萌】,要他经商神马的会不会有些困难啊。。。。

我选择性的无视了麻绳美少年说的“和老祖宗一起出来祸害人间”,正在自顾自的胡思乱想,这时候却又听到玄关处传来门拉开又关上的声音,还没等我们探头去看,忍者桑拿着小【黄】说【书】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房间口。

“。。。。。。”

你早干什么去啦!!!!!!!!!【掀桌】还是不是真心的追对象了!!!平常都在视奸到了关键时刻去哪里了啊啊啊!!!

“给,说好请你吃的红豆糕。”

“哦。。。多谢。。”

忍者桑无视我幽怨的眼神,径直走向基佬紫桑,将一包还冒着热气的糕点递了过去,明显还在状况外的基佬紫桑愣了几秒才接了过来,连忙道谢。

香味独到,糯米和红豆布罗得可爱又诱人,的确是正宗的火之国名物红豆糕。但是。。。如何还冒着热气?难道。。。忍者桑是昨晚出发,特地去火之国买来的吗?

“你。。。没事吧?我听说鸣人和佐助找来了。。。”

忍者桑两手紧紧握住基佬紫桑的肩膀,呼吸有些不稳-----显然,他是赶回来的。

原来如此,原来他一直都监视着这里吗。

“鸣人和佐助。。。是指刚刚那两个孩子吗?”

基佬紫桑不动声色的推开忍者桑握住自己双肩的手,对着红豆糕有些勉强的扯了扯嘴角。

“。。。。。”

“是的,他们是我的学生。。。”

对于基佬紫桑的反应愣了愣,忍者桑艰难的回答了一句,就不再说话了。

于是那个仿佛空气都凝固的早上,我们就一起沉默的吃完了红豆糕,谁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评论(9)
热度(65)

© 愿洞察之父指引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