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耶格今天要要…

【卡带】基佬紫桑,你家那位来找你了6

“给我解释一下。”

“。。。。。。”

“解释!”

“千。。。千秋前辈。。。其。。。其实我是没认出来他们是忍,忍者才。。。"

“哈?”

“啊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啊!!!”

我用可以捏碎头盖骨的力道死死的握住上个月才新来的后辈的脑袋,内心肃然已经一片死灰。

从竹千代桑的家里到店里这短短的几分钟,上次让忍者桑入住的那个挨千刀的新人居然又让那两个新来的忍者入住了。

玩儿完了,这回旅馆肯定是真正意义上玩儿完了。居然在半年之内一下子来了四个忍者,而且其中两个还是木叶的。

看来是时候选择跳槽了,在旅馆被毁下岗前。

没想到现在还会存在不知道那个噩梦传闻的人来入职温泉旅馆业,真是太失算了。

“那你为什么脸上带着可疑的红晕!!!!”
“欸!有有有有吗?!”

好吧我错了,这家伙其实是被颜值给征服了,哎,所以说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不争气啊。像我和竹千代桑这种成年人,才不会被一两个小鬼的颜给轻易征服呢,所谓成年人,就是要靠周身气场来判断一个人,果然还是居【贤】家【惠】型的比较好呢,恩恩。

“哎,算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给你一句忠告,不想背债就快点逃吧。”

我无可奈何的长叹一声放开了后辈,这种时候所谓前辈就是要为后辈指清前方的道路呢,我不禁在心里为自己这个前辈点了一个赞。这么想着的我低下头准备接受后辈的感激的目光,结果这小子居然一脸茫然的看着我,眼睛里半点感激都木有。

“欸?为什么?”

“哈?‘为什么?’你不知道那个传闻吗?”

“知知道是知道,但是背债什么的不也应该是老板才对。。。阿勒说起来都没有见过老板呢?”

“就是那么回事,老板从来有没有出现过,我从十三岁开始在这里工作了,到现在也快七年了,从来有没有见过老板。”

“好,好神奇!那店里一直都是怎么运营的呢?”

“之前我的前辈好像见过老板的样子,但是他拐走对面土产老板走掉以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了,嘛店里有聘账房的所以一直以来运营都不成问题,不过这种状况,如果店真的被那几个忍者破坏的话,我们又找不到老板,向忍者向忍者要到赔偿又很困难,就只好我们自己背债了。”

“欸欸欸欸欸那怎么办!!!!”

“终于认知到自己的所作所为有多么罪恶了吧!!!但是已经太迟了!!!”

“啊啊啊啊对不起啊啊啊啊啊!!!!”

“内,内个。。。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说。。。但是冷静一下?”

我和后辈之间沉浸在一种死了爹的悲痛之中,背后突然出现了致使我们陷入这种悲痛的元凶之一的声音,仍然带着奇怪的口癖。

“其实我想打听一件事的说。”

“什什么事请说!!”

我和后辈立刻毕恭毕敬的转过身,摆出一副职业笑脸。

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尽量好好伺候让这几个祸星让他们舒舒服服的应该就不会爆发了!!!哎真是的,要是都想像基佬紫桑一样安安静静的----阿勒说起来其实忍者桑也很老实没闹出什么骚动呢,欸话说今天在丸子屋没见到忍者桑呢真罕见,听别人说也并不在房间,去哪了呢?

“嗯其实是我的老师的说啦,他请了半年的假了又那么长时间不回村我们都很担心的说,所以我和佐助就追着他的查克拉来找他了的说。”

哦原来是这样,那个长得很好看的小哥叫佐助啊【喂关注点】。

不对啊啊啊!!!你那诡异的口癖出现率要不要再高一点啊啊啊啊!!!话说你真的是做隐秘工作的忍者么!!!!情报这样随意外漏连同行的美少年的名字都爆出来真的还好吗!!!!要知道这里可是充满基佬的啊啊啊前有狼后有虎啊啊啊!!!

啊不过你们本事就是从基佬聚集地来的应该大丈夫吧。

“额。。。这个。。。您的老师不会就是那位银色头发千里追基友的忍者桑吧?”

不会这么巧吧。。。
“哦对对对那就是卡卡西老师!!”

真的这么巧啊啊啊啊忍者桑居然是也木叶的啊啊啊【难怪是基佬】旅馆居然能存活至今实在是太不容易了【虽然很快就会寿终正寝了】啊啊啊!!!!

现在很流行这种パタン么!!!追在别的男人身后什么的有意思么啊啊啊难道忍者都是这样的吗啊啊啊!!!

而且你刚刚把老师的名字也给漏出来了啊啊啊!!!

不过,原来忍者桑的名字叫卡卡西啊,居然叫稻草人好神奇,我还以为就叫笨卡卡西呢【怎么可能啦】。

“欸?不过千里追基友是神马意思的说?卡卡西老师在追什么人吗?”

“是是的!!在追失了忆的基佬紫桑!!!”

我战战兢兢的回答道。天哪不会是新的修罗场吧。

“基,基佬紫桑?!那是谁啊好奇怪的名字的说!!”

哪里奇怪了明明是蕴含着爱【痴】意【汉】和希【换】望【壮】的名字!!!像这么高度概括形容恰当的名字可是很少见的!!!!
“那应该就是卡卡西请假的原因吧。话说你这吊车尾!别一上来就暴露情报啊!”

走路没声音的黑发系麻绳美少年突然出现在拼命漏情报君的身后,狠狠地给了他一记爆栗,顺带只傲不娇的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关于那个什么紫,把他的事情都告诉我,还有那个银色头发的忍者,他现在在哪?”
“好的的的的的!!!!!!”
麻绳美少年虽然长得好看,但凶残的眼神扫过来,我差点膝盖一软跪倒在地,好不容易才控制住土下座求饶的欲望【阿勒这场景怎么那么眼熟】。

“哎呀不要在意这种细节啦我说,不过卡卡西老师现在在哪里啊我说?”

“其。。。其实我们也不是很清楚他好像昨天就没有回旅馆的样子。”

我含着泪回答道。居然被被一个小自己那么多的小鬼给吓得差点跪,作为成年人真是失格呜。

“切,真是派不上用场。”

“佐助。。。也不至于说到这个地步。。。”

呜,被美少年嫌弃了,好悲伤。

“那关于那个什么紫。。。”

麻绳美少年又瞪了一眼漏情报君,转而又面露凶色的看向我,准备继续逼问情报,这时旅馆玄关处的门被推开,发出轻微的摩擦声,他立刻就眼神犀利的将目光扫向那个方向,没有什么明显表情的脸上露出了掩饰不住的惊讶。

我看到他竟有这样对他来说过激反应,想见鬼了一样就,也向玄关处看去,发现只不过是手里提着一包被荷叶包好的什么东西的基佬紫桑而已,没什么奇怪的东西。

“千秋桑,竹千代桑让我给你带过来了冰镇羊羹。”

“哦,基佬紫桑,多谢啦。”

基佬紫桑对我笑了笑,把手上的荷叶包递给我,摇摇头说不客气。他换回了竹千代桑做的紫色捺染夏物,外面披了一件深色羽织,给人一种居家好男人的既视感。

“哦对了,这就是那位基佬紫桑。”

反正时机正好,我拽住基佬紫桑的休息将他指给麻绳美少年看,却发现不仅麻绳美少年,连漏情报君都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基佬紫桑,像活见鬼了一样。

“原来……你藏在这种地方……”

麻绳美少年更是把手伸向了背后别着的刀,眼睛的瞳孔居然转动着显现出红底的六芒星的花纹。

我和基佬紫桑面面相觑,他相当迷茫的笑了一下,问道。

“内个。。。在说什么。。。听不太懂。。。”
  


评论(15)
热度(56)

© 愿洞察之父指引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