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耶格今天要要…

【卡带】基佬紫桑,你家那位来找你了5

忍者桑又一次垂下头,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叹息,眼睛因隐在阴影里看不大真切,所以我无法确认他现在确切的情绪。实际上,我早已顾不上察觉他的情绪,大脑一片空白的我,现在只想把自己所见的,片面的基佬紫桑的真实传达给他。

“我并不知道基佬紫桑过去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也不知道那所谓的约定是什么,身为一个局外人的我说这些话可能是很自以为是,但明眼人都能看得出基佬紫桑的想法,你难道看不到吗?!”

“其实你看得到的,忍者桑,你其实都知道吧。”
“你知道的,你早就知道基佬紫桑很擅长做茄子味增汤,有可能也知道基佬紫桑会在做梦的时候叫你的名字,你都知道的。”

“。。。我。。。”

忍者桑的身体微微颤动了一下,但没有再抬起头,同样,他也没有反驳。

他默认了。

我停顿了一下-----他这仿佛被什么东西魇住了的样子,实在是可怜。我有些于心不忍,但我还是将揭穿的话说出了口-----虽然自大,但我这么做只是为了让他认清。想起我当年那没有结果的单相思,没有那么些跌宕起伏波澜壮阔,结束的时候仍能体会到那样撕心裂肺的痛,更何况忍者桑。但是不同的,我单相思的对象并不喜欢我,而且他有了喜欢的人了,我也就安心的放手了,不然还能怎样呢?但是基佬紫桑明明也那么喜欢忍者桑,明明都互相喜欢着,为什么就不能幸福的在一起呢?

“你早就知道的,所以才在刚刚见到我的时候问我有没有【茄子味增汤】,这样家常的菜式像我们这样一般只提供高级料理的温泉旅馆是不会有的,那句话的本意就是挑衅和试探。基佬紫桑本质上是直男,所以你要先提防他身边的女性,你明明知道基佬紫桑的位置还一定要问到我亲自告诉你,就是为了确认我又没有私心藏匿基佬紫桑,以排除我的威胁性。你还特意调查过丸子屋和我们店,特意选了一个可以看到基佬紫桑的房间。。。。而这一切都跟那只打扮得想忍者一样的狗狗有关系------我说的对吗?”

我一口气把所有的话都讲完,立刻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太过咄咄逼人了。

我太肤浅,忍者世界错综复杂,偶尔的有些消息也只是听竹千代桑的只字片语,恋爱经验实际上也跟没有一样,只是忍者桑那副样子太过悲凉,连平时相当谨慎的我都一不注意过激了起来。不过话说回来,明明什么都不懂还去说教别人,你当自己是什么人物啊啊啊啊!!!

忍者桑已经很痛苦了,我却对他那么过分。想到这一层,我不禁想扇自己几个巴掌。

刚刚的那些,没准是他最想保存在自己内心深处的事,一招被人揭穿,心里一定会更难受吧。。。忍者桑,知道了基佬紫桑的这些真相,对自己撒谎,让自己不去注意,让自己不要多想,其实,无法原谅他的也许并不是基佬紫桑,而是忍者桑自己吧?

我不敢去看忍者桑的反应,转身准备离开丸子屋,基佬紫桑手里端着烤好的秋刀鱼迎了上来,他似乎并没有察觉到我和忍者桑的异样,仍然一如既往地展开了温和的笑颜。柔和的日光打在他轮廓姣好的脸上甚是温馨,那右脸上的伤疤却令人心酸,我看着基佬紫桑给忍者桑布菜的那画面,竟掉下泪来。

竟然会有这样的两个人,仅仅是能够站在一起,就能让人落泪。

生死都面对过了,还有什么让他们不能在一起吗?是那我不了解的忍者世界吗?还是别的什么?真是残忍呢,对基佬紫桑,对忍者桑,都真的好残忍。

我转身离开了丸子屋,正想用袖口擦擦眼泪,却被一个别的什么东西抢先擦干净了脸。

“竹。。。竹千代桑。。。”

“你是笨蛋么,声音那么大是要闹哪样啊,在门外都听得一清二楚。"

“竹。。。竹千代桑呜啊啊啊!!!”

“喂快放手很脏的!!!”

竹千代桑出现在我的正前方,一脸无奈的的帮我擦着脸,弯了弯眼角。我愣了愣,一把夺过他的袖子不管不顾的哭了起来。

心中抑郁的伤感好像有顺着眼泪流了出来,又好像没有。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基佬紫桑和忍者桑不能在一起,我又有能力做得了什么呢,只是听着他们的故事,就情不自禁想要替他们流流眼泪。

竹千代桑不知为何居然搂住我的肩膀,他拍拍我的背,却没有说什么。

“呐竹千代桑,这次能不出本了吗?”
“好吧。。。你说不出就不出吧。”

 

 

隔天

 

“呐竹千代桑,今天的基佬紫桑是不是有些奇怪啊?是不是又精分了?”

“的的确,你等一下我去做一盘丸子。。。”

“好好的,你速去速回。。。”

今天早上的基佬紫桑似乎有点异常,嘛虽然以前也有不正常的时候,但是也从没有这种一点要带上橙色圈圈面具,换回自己最初那套短了一只袖子的基佬紫色袍子,并且压低了声音故意苦大仇深的模式啊!!!!

“基。。。基佬紫桑。。。你这是要。。。”

我小心翼翼的搭话,生怕刺激到了他晚上又哭湿枕头。

“这个世界充满了赝品。。。”

“。。。。。。”

他声音沙哑的回答了我,好像说完了这句话也不是很自在的样子,隔着半米都能感受到他脸上的热度。

“基,基佬紫桑。。。自己都觉得很自羞耻的话就别说了。。。”

“我回来了,要吃丸子吗?”
“。。。。。。”

“要OvO。”

看到丸子,几秒前还在努力坚持着什么的基佬紫桑立刻就破功了,中二的气场立马烟消云散,变回了普通的甜党基佬紫桑。

“话说回来你这个打扮是几个意思?怀旧吗?”

用手撑着下巴的竹千代桑递给基佬紫桑一杯茶,接过了他摘下来的圈圈脸面具,基佬紫桑咽下一颗丸子,答道。

“唔。。。其实是那位喜欢吃秋刀鱼的客人,他说如果这么打扮这么说话的话就请我吃一年份的火之国名物红豆糕。”

“纳。。。纳尼。。。”

忍。。。忍者桑。。。这是想让基佬紫桑通过这种方式想起来吗。。。只。。只能说太厉害了不愧是忍者桑,这种对基佬紫桑专用的甜食诱惑法简直了。

不过说起忍者桑,自从昨天自视很高的对其进行过一番说教然后很没形象的拽着竹千代桑当街大哭后我就后悔不已,不想去丸子屋看到基佬紫桑和忍者桑再哭出来,也不敢回店里怕遇上忍者桑,于是只能从竹千代桑家的后门上了二楼,在空余房间里簌簌发抖的反思到天亮。

结果天一亮,基佬紫桑就精分了。

好吧这次其实不是精分。
“不,不要相信那种可【痴】疑【汉】的家伙的话啊啊啊!!!你想吃什么都给你买啊啊啊所以快换上我做的衣服啊啊啊!!!!!”

“冷,冷静一下竹千代桑!!!再说你才是最可【痴】疑【汉】的家伙吧!!!”

“。。。。。。哦”

“乖,我已经放在房间里了。”

“。。。。。。哦”

“不要这么轻易妥协啊啊啊基佬紫桑!!!”

竹千代你这【妈】人【逼】!!!!!人家忍者桑追CP关你毛事啊啊啊啊你跟着凑神马热闹啊啊啊啊不要命了吗啊啊啊!!!!忍者桑要是知道了肯定会把你当成萝卜给切了的啊啊啊!!!

基佬紫桑看了一眼丸子,很听话的上楼去换衣服了,我一脸【心死】的表情看着竹千代桑,他却假装在看远方的风景。

看个毛线啊啊啊你看的那个方向是墙啊啊啊!!!

基佬心海底针,我表示很心累。

正想着,窗外突然传来带着奇怪的口癖的大嗓门,在这个天刚刚泛白街上空无一人的镇上格外响亮,回应他的是一个故意压低了的少年的声音,听起来清脆灵动,倒是好听的很。

“啊,不如就选这家吧我说,看起来很刁的啊我说,啊佐助等等我啊我说!!!”

“吵死了小点声!那就这家吧。”

我有些好奇的探头看向窗外,发现是两个少年站在我们旅馆的门口,一个一身耀眼的橙色运动装,有着一头金灿灿的短炸毛从这个角度看不见脸,不过黄金比例神马的是妥妥的了。另一个。。。呜哇,这。。。这是哪里的风俗吗?!为什么用那么粗的麻绳系短裙啊啊啊我的世界观被刷新了!!!

那应该就是那个好听的声音的主人了,一头黑色的头发同样也是炸炸的很不服帖的样子,脸却是长得很好看的,清秀白皙五官恰到好处,眉宇间很是阴暗,和身边一身亮色的同伴站在一起就更加明显了。

阿勒,为什么,明明这个少年和基佬紫桑一点都不像,为什么就是有一种既视感,真是神奇。

我觉得自己的脑洞有些太大了,正准备移开视线,却看见金发的少年转过了头,我粗略瞄了一眼,就发现移不开视线了。

金发的少年有些男生女相,并没有黑发少年长得那么精致,却有一种得天独厚的气质,从头到脚都像阳光一样,令人看了一眼就想看第二眼。

我又凑近窗户想看的更真切一些,因为动作太大,引得竹千代桑也靠了过来。

“你在看什么?”

“哦,好像是新的游客的样子。”

“欸,长得不错嘛你喜欢这个两种类型的嘛?”

“也没有啊,只要不是基佬都行。”

“。。。。。。”

“啊,你看,那个金发的小鬼,头上戴的不是护额么。”

“。。。。。。”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又是忍者啊啊啊啊啊!!!!!!!!!!!!!!!”

“而且看着个标志,呵呵,还是木叶的呢。”
“纳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木叶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佛陀哟,我现在开始皈依,您可以带我走么?


评论(21)
热度(56)

© 愿洞察之父指引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