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耶格今天要要…

【卡带】基佬紫桑,你家那位来找你了4

“忍者桑,您点的粗茶。”
我把手感绝佳的陶瓷茶碗里倒上粗茶,放到托盘上端给忍者桑。
他有些呆滞的望着内堂的方向,没有回过神来。嘛,可以理解,因为基佬紫桑正在内堂的厨房给他煎秋刀鱼嘛再说我的存在感本身就低【真悲伤】。
自从忍者桑第一次在这里见到基佬紫桑已经过去了将近半个月了,起初店里的大家还天天都提心吊胆的害怕他毁掉墙壁,听到他说要呆长一段的时候差点没心肌梗塞,但他每天都安安静静的没什么大危害的样子,到后来大家基本都放心了。
在这半个月期间他每天都手握一本【黄】书从早上丸子屋开张坐到打烊,而且每次都除了一碗粗茶什么也不点,简直让竹千代桑哭晕在所,但迫于对方的气场过于强大根本不敢赶人【别说赶人连搭话都不敢吧竹千代桑】,被称为贤二的基佬紫桑却第一个悟出对方其实不是不想点,而是菜单上的都不和胃口,于是很亲切的拿着笔和本去虚心求教,得到的答案就是烤秋刀鱼和茄子味增汤。
基佬紫桑听到这两个菜名以后有些微妙的沉默了一下,用那双漂亮的异色眸子仔细的上下打量了一下他,微做停顿回应道那个我们这里是丸子屋啊茄子味增汤神马的请去居酒屋点吧至于秋刀鱼没准可以作为新的菜单活跃容我研究一下。忍者桑的视线总是在基佬紫桑身上,自然没错过那短暂的停顿,在基佬紫桑转过身回到厨房时,隐约可以从他戴着面罩的脸上看到一种苦涩的笑容----有些欣慰又有些落寞,那是他在这半个月里露出过最多的表情。每次看到他这个表情我的心里都有一种名为【画风不对啊啊啊说好的酷眩酷霸屌炸天的忍者形象呢这不就是苦情小说的男猪脚嘛啊啊啊啊】的情绪在咆哮。
忍者桑总是的炽热目光让基佬紫桑非常为难,因为他作为一个忍者几乎无处不在,背后冒冷汗神马的是常事。基佬紫桑开始还很天真的认为给他添了煎秋刀鱼这个菜式以后这种目光会有所改观,没想到从那以后忍者桑的目光就从忧郁变为幽怨,总是时不时的点名提出要喝基佬紫桑做的茄子味增汤,基佬紫桑很受不了他总以委屈到不行的眼神凝视着他,到最后居然真的给他做了【真是心软呢基佬紫桑】。

不过话虽这么说,忍者桑这么一往情深,他和基佬紫桑之间以前一定发生过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这啥】,到底是什么事情呢。我把这个疑问向竹千代桑提出,问他作为一个大大有什么不同的猜想,因为在姬友的贯彻下我已经接受了【大大是比我们渣渣进化的更完整的生物,脑回路是和我们不一样的】这个观点,竹千代桑从竹签上咬了最后一个丸子下来,对我摇摇头说这次就不要管那么多了,人家那么屌的原配都找上门来了还那么痴汉当心被减,恩恩。我回答,哦这样,那你可以先把右手上那件【基佬】紫色的和服给销毁了吗?
我之前突发奇想的忍者题材,已经半个月前就梗确确实实的传达给竹千代桑了,他当时只说考虑一下就没有动静了,我还以为他不打算出本了,没想到昨天突然想开了让我去打探情报。我很欢脱的答应了【其实竹千代桑更想自己打探情报,但是他怕会被忍者桑戳成筛子就蔫了】,于是今天一早就请了假早早的来到了隔壁丸子屋,果不其然在老位置看到了架着一本形同虚设的【色情】小说其实是在视奸基佬紫桑的忍者桑。
我叫了一声忍者桑吸引起他的注意力,他的目光不出所料地黏在扶一位老奶奶进店的基佬紫桑身上,停顿了三十秒漫不经心地回应了一下我,大意应该是我吱了一声你随意。于是我就当作他默认了,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忍者桑,不来谈谈基佬紫桑嘛?”
“嗯?”
应该是对这个话题还是蛮感兴趣的,他稍微回了一下神,似乎是比刚才更集中精神在我这边了,这次他回应得更快了一些。
“您和基佬紫桑之间的物语啊,我个人认为像您这样的情况还是找个人聊一聊会比较好。。。嗯。。。就是一吐为快会比较好之类的。。。”虽然当初愉悦的答应了竹千代桑,但是我心里果然还是有顾虑的。说到忍者,不就是那种神秘莫测让人看不透才最好嘛,基佬紫桑暂且不提,像忍者桑这么正统的忍者肯定是不会把自己的事情告诉别人的吧----
“欸原来是这样啊,好的我知道了,难怪我一直以来都那么心塞。”
“。。。。。。"
----把我的顾虑还回来啊啊啊啊【掀桌】!!!!!你身为忍者的操守呢!!!!!被基佬紫桑当作丸子给吃了吗!!!!!!!
我对套取情报的顺利程度吃惊得不行,但是却无法说服自己啊跟自己说【计划通り】,说好的神秘莫测呢啊啊啊啊!!!难道忍者神马的实际上都是直球系嘛啊啊啊!!!
“额。。。那。。。忍者桑,基佬紫桑之前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嗯怎么说呢,小的时候更像现在的感觉吧,但是成年后可是一个性格扭曲到不行的报社分子啊。”
“欸真的么!!!想象不出呢!!”
我管理好面部抽搐的表情向忍者桑又提出了疑问,却得到了一个令人吃惊的回答。
这么说,基佬紫桑之前有过一段时间失足期【啥】啊。
在镇上的话,虽然精分的时候有时会稍微报【整】答【治】一下竹千代桑,但果然还是难以想象那么温柔的基佬紫桑会报社呢。。。嘛,不过既然忍者桑这么说了,那我就好好的记下来吧。
“那家伙小的时候又蠢又笨又爱哭,基本上一直都是吊车尾,我小时候都是很嫌弃他的。”
“这。。。这样啊。。。”
----那你怎么还那么死心塌地。
我不禁在心里吐槽,这句话是打死都不敢说出口的,且不论我的性命,店里的天花板和墙壁的性命还是要要的。不过忍者桑还真是不坦率呢,明明爱人家都爱到追到千里之外了,还一定要说人家又蠢又笨,你不是直球系么?嘛。。。至于。。。爱哭神马的。。。。无法反驳。。。
“嘛。。。之后发生了一件事,大体上来说是他救了我,但是自己死了,那之后我才发现自己其实很喜欢他,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你抖什么?”
“您您您刚刚说什么?!基基基佬紫桑已经死了?!”
纳尼?!那样好身材的基佬紫桑【喂这关身材毛事】居然是个粽子嘛啊啊啊啊!!!!!
“你冷静。。。。其实他没有死。。。这我也是很长一段时间后才知道的----话说,我一直都很好奇。。。【基佬紫桑】这是什么一个诡异的称呼啊。。。”
“呼。。。原来是这样太好了----呵呵不要在意这种细节。”
卧槽吓死我了,忍者桑你说话可不可以不要大喘气!!!!
不过这这这!!!!好大的一个猛料!!!!!以为是生死殊途其实对方还活着吗!!!!这这这。。。。也太虐了吧啊啊啊啊!!!你快再来一个大喘气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这。。。好吧反正名字也只是一个称呼。”
忍者桑努力说服自己勉强的妥协了。
你到底是有多在意啊啊啊我还等着你大喘气呢酷爱啊啊啊!!!
“不过后来我知道他还活着的时候,各自的立场都已经不同了,曾经还拼过你死我活。”
你你你你你说什么!!!大喘气后居然更虐吗啊啊啊!!!立场不同,就是指互为敌人的那种立场不同吗?!
我的内心波涛汹涌,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种展开。忍者桑凝视基佬紫桑那望眼欲穿的眼神,根本就是明显到任谁都能看出他对基佬紫桑不可救药的喜欢,而居然要与那么喜欢的基佬紫桑为敌,他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啊。
我突然有点理解他脸上总是挂着的那种苦笑了。
喜欢一个人,结果目睹他为救自己而死;思念一个人,结果到头来居然与他为敌。
“后来我们终于不再是敌人了,见了面他却总是沉默,后来见到我就躲,我也没有办法。但这样下去不行,我是真的爱他,想让他知道----后来发生了一些很混乱的事情,我发现我们都误会了对方,就来这里找他,然后他就失忆了。”
“。。。。。。”
“其实,我现在的心情很复杂,因为我没有完成之前和他做的约定,他一直恨我,却从没有因为这个责怪我,我没有资格说爱他。但是他不记得了,连我都不记得了,我想让他记起我,又不想他记起我。”
因为违背了誓言,一直认为自己就是对方心中的罪人的忍者桑,认为这样的自己不配爱基佬紫桑,不管那约定是什么,都已经成为过去式了,无法再挽回,忍者桑就只能背负着对基佬紫桑无可救药的爱和负罪感活下去。
他认为他恨他。
但是真的是那样吗?
“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有什么划过我脑海,我紧紧抓住它,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我有一种若是不抓住什么东西,肯定会被从忍者桑身上溢出的苦涩的悲伤和爱淹没的错觉。
“请问,忍者桑的名字,难道叫バカカシ【笨卡卡西】吗?”
“你。。。那个称呼从哪里听来的。。。”
一直埋着头的忍者桑猛然抬起头,不出所料面罩上沾染了一小片暗色的水痕,他睁大眼睛的看向我,声音都颤抖着变了音色。
“这是基佬紫桑在睡梦里常喊的名字。”
“就算失忆了,他还是会在睡梦中叫你的名字。”
“就算失忆了,还是会做茄子味增汤这道菜----你最爱的菜。他曾说过,那是为一个以前一个很特别的人特意学的菜。”
“你就没考虑过,基佬紫桑是怎么想的吗?”
“基佬紫桑,就不爱你吗?”


评论(11)
热度(66)

© 愿洞察之父指引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