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耶格今天要要…

【卡带】基佬紫桑,你家那位来找你了!!3

"欸?”

刚刚忍者桑他说什么?茄子味增汤?那不是基佬紫桑最拿手的。。。

欸欸欸欸欸!!不会吧!!!

“没有就算了,之前我问过的【最近有什么人来到镇上吗】你好像没听清的样子,现在可以回答我了我嘛?”

他看我一脸囧像不知为何露出了发自内心的微笑【其表现为弯了一下眼角】整个人的气场都变得柔和了,把最初的问题又问了一遍。

“没。。。没来什么人啊就来了一个而已比起那个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嗯?什么?”

“贤二。。。。是神马意思啊。。。”

仔细想起来,眼前这位忍者桑目测一米八左右,砍去【呜哇】半个头差不多就是一米七几。

说到精分,基佬紫桑的确有时候会精分变得有些逗比【不哪里是有些】比如说过金色长发梳马尾的男孩子很可爱神马的,当时把竹千代桑惊喜得说终于开窍了要煮红豆饭【。。。】神马的。结果等基佬紫桑恢复过来后就一点都不记得自己做过神马发言了,好遗憾呢竹千代桑【笑】。

说到凶残,进入深度睡眠的基佬紫桑的确是有些【哪里是有些】凶残呢,毕竟能把身边的一切东西都用被子这么柔软的东西给摧毁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可以算得上是凶残了吧。还有眼泪的数量也很惊人,这要是在平常肯定是分分钟哭晕在厕所的量了吧,这一点也可以算得上凶【萌】残【点】了吧,恩恩。

说起报社,嗯精分的时候或者竹千代桑藏起最喜欢的圈圈面具的时候会偷偷在他的茶里倒盐【小学生吗好可爱】神马的。

至于贤二。。。

“嘛,总的来说就是有够蠢就是了。”

嗯。。。再加上贤值就是蠢【萌】值的话。。。。。

根本就是基佬紫桑嘛啊啊啊啊啊再加上那个茄子味增汤啊啊啊你就是那个可疑的咸党吗啊啊啊啊举【羡】起【慕】火【死】把【了】!!!!!

“内个。。。我好像知道你说的那个人呢。。。其实他就住在隔壁。。。”

我又一次在心中淌过千行泪,哎,好不容易镇上来了个直男,没想到居然是正在被扳弯的进行时中,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为镇上的女性群众默哀】。

“哦,其实我已经知道了。”

“哈?”那你为神马还问那么多遍啦啊啊啊【心死】。

”嗯。。。其实我真正想问的是,那家伙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比如。。。“

“比如失忆之类的?”我有些犹豫的接话道。

“。。。。。。”

半晌都不见忍者先生有所反应,抬头一看他居然呆呆的怔在那里,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欸欸欸欸你不知道的么!!!!!!!这样很狗血的你知不知道!!!简直如同市面上某位大大流传的三十万字基佬紫桑苦情耽美小说一样啦嘛啊啊啊!!!!

正默默在内心吐槽的时候时候,忍者桑比划了一个很高端的手势【好吧后来才被科普那其实是结印】居然就消消消消消失了!!!!!!好屌!!!!果然忍者都是这么叼的吗?!

我在确认过店里的墙壁和天花板都安然无恙的之后,终于松了一口气,心中生出一股蛋蛋的忧桑。

基佬紫桑,原来已经名花【草】有主了么,而且人家都找上门来了,也许马上就会离开这里了吧,稍微有些伤感呢。嘛,不过基佬紫桑那么一个温柔的好男人,已经名花【草】有主也很正常嘛,与其说名花【草】才不正常呢,恩恩。

不过,如果真的像忍者桑说的那样,他是基佬紫桑家里的那位的话,岂不是说明基佬紫桑失忆前也有可能是忍者!!!噢噢噢原来基佬紫桑一直都深藏不露吗!越发的叼了!我脑补了一下觉得这个题材如果出书一定会大卖,不禁兀自点了点头。【出了基佬紫桑三十万字本子大那位大大我要给来给你提供梗了!】

“欸。。。你你你没事吧!”

正专心思考给大大的本子提供神马标题的时候,窗下传来了基佬紫桑有些惊慌的声音,我顺着窗子向外望去,正好看的到在正下方的基佬紫桑一脸不知所措的扶住了看起来要虚脱的忍者桑。----阿勒是巧合嘛,从这个二层房间的窗子,俯视的话能看到丸子屋的正店门,如果平视的话,正好可以看到丸子屋二层基佬紫桑的房间,房中的无论神马都可以透过窗子看得一清二楚。不过就算是忍者桑,也不可能处心积虑到这种程度啦,一定是巧合啦~

“虽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还是先扶到店里。。。啊,竹千代桑。”

基佬紫桑有些艰难的扶住一副状况外样子的忍者桑,看到闻声匆忙【手里还拿着一块基佬紫色布料】赶来的竹千代桑,立刻发出了求助信号。

看到这一幕的忍者桑不知为神马从状况外变为了变露凶光,印堂发黑【虽然他没露出印堂】的盯着竹千代桑,不情不愿的抵抗着他扶过来的手。察觉到这一点的竹千代桑有些不甘心的嘟囔说怎么歧视基佬嘛?

哦,关于那个不用担心,因为他也是基佬。

比起那个啊啊啊啊啊啊!!!!给我察觉啊啊啊!!!!你处在修罗场的中心啊啊啊啊!!!!人家原配都印堂发黑了而且那么正统的忍者形象你是瞎的吗啊啊啊啊!!!!保命要紧啊啊啊!!!

竹千代桑,虽然你扳弯了不少直男还是个痴汉,但是我一定会记住你的,每年的今天都会给你上坟的,恩恩。

为竹千代桑默哀完,刚准备回房间睡回笼觉,就听见姬友在后面喊了我一声。

“喂,隔壁丸子屋的老板说让你把昨天赊的丸子钱给还清,让你现在去一趟。”

“。。。。没钱。”

“还有,新款式的和服创作陷入了瓶颈,请务必。“

“。。。。。我我又不会。”

“。。。。。。他订购了十箱蒸鸡蛋让你给他送过去。”

“。。。。。。啊,我的腿受伤了。”

“。。。。。。”【伸出手】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疼啊啊啊酷爱住手耳朵要掉了!!!!”

“你知不知道那位大人就是出了三十万字苦情耽美本的菊苣,那样精湛的文笔那样婉转的剧情,简直是本子中的战斗机!!!”

“欸欸欸欸欸居然是他么!!!!!”

“总之这个世界是绕着菊苣转到,不抱菊苣大腿就没有本子,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懂吗!!!”

“啊啊啊啊我知道了我去我去!!!耳朵啊啊啊!!!”

那位大大居然就是痴汉竹千代桑着实令我震惊,但是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全镇的妹【腐】子【女】的怒气值,如果就这么弃大大于水深火热之中,我肯定会被替天行道的。

【迫于淫威】没办法了,竹千代桑我去【你】救【妈】你【逼】了。

 

丸子屋内

修,修罗场啊啊啊!!!忍忍者桑你那目光太美我不敢看!!!!

坐在茶桌前明显除了一碗粗茶什么都没点的忍者桑,仍然印堂发着黑的死死盯着不远处正在招待客人的基佬紫桑和手握正在被冷汗浸湿的【基佬】紫色布料的竹千代桑。如果眼神也可以变成实体的话,那竹千代桑肯定已经碎成渣渣了吧,恩恩真是大快人心。

“请问要点些什么?”

“嗯?”

“店里人手比较少,久等了。”

“。。。。。。”

招待完客人的基佬紫桑给忍者桑递过菜单,很温和的笑了笑。忍者桑看着他的笑脸没有说话,眼角竟闪过一丝泪光。

忍者桑,是真的很爱基佬紫桑吧,两个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我绞尽脑汁的联想,却只想起了基佬紫桑相关的那个本子里的狗血情节。。。哎真是没救了【扶额】。

“你知道。。。这是。。。神马吗?”

忍者桑表情苦涩的从不知什么地方拿出了两个被细绳系住的铃铛,他拿的动作十分小心,似乎那是很贵重的东西。基佬紫桑微微歪了歪头,不明所以的反问道。

“是。。。铃铛吗?”

 


评论(22)
热度(72)

© 愿洞察之父指引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