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耶格今天要要…

#雷
#PO主带土痴汉
#文笔渣
#带土四战逃脱设定
#狗血失忆梗
#原创人物有
【今天的基佬紫桑也在帮街上的老婆婆提东西呢】
我在给客人送东西时路过窗户,不禁再一次感叹道。
自从基佬紫桑住到这个镇上来就每天都能看到他在街上帮助老年人,现在超级受村子里的老人们欢迎,而且因为很耐心,同样也很受孩子欢迎。相反,广大基佬们则在询问后发现其为直男而心碎只能退出这场博弈了。女性群众则表示,基佬紫先生其实只有一米七几没有看上去那么高很让她们很心塞【知道大家的这一看法的基佬紫桑还偷偷消沉了一段时间,不愧是直男】。
话说自从基佬紫桑在镇上,竹千代桑就好像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每天不再想着怎么掰弯直男,而是开始不停地制作【基佬】紫色的衣服。而且果然基佬紫桑很适合【基佬】紫色,无论穿什么都散发出一种二到深处自然萌的气息。
怎么说呢,感觉基佬紫桑简直就是新三好男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种超级执着的喜好那就是戴面具,自从他到了镇上,就几乎保持着三天【有的喜欢的可能长达五天】换一个面具的速度频繁购买面具,而且面具的品味都不敢恭维。竹千代桑和我不禁猜测这诡异的喜好是否和基佬紫桑从前从事的职业有关,得出来的结果嘛。。。我----街头卖艺,竹千代桑----夏日祭狂热爱好者【话说那是神马真的是职业吗?!】。。。好像都不是很靠谱的样子。。。
不过抛开那个基佬紫桑真的是一个好男人呢,真的是一个好男人呢,真的是一个好男人呢【重要的事情要讲三遍】抛开孝敬老人关爱熊孩子不说,居然会!!!做饭!!!!!!作为全镇唯二喝过基佬紫桑做的茄子味增汤的人,我可以昂起头很自豪的告诉别人----味道简直就像新婚的妻子做的爱的味增汤!!!【等等这是神马比喻】不过之后我也有吃过他做的其他食物,比如竹千代桑教的各色丸子神马的,豆沙糕啦,冰镇羊羹什么的,不过都是些甘党的爱物,似乎只有茄子味增汤是属于咸党的食物,总觉得很令人在意。特意去问基佬紫桑的时候,他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说好像记忆里似乎有一个咸党朋友,这道菜好像是为他学的。敏锐如我立刻就嗅出了这句话里的深层含义,但是再往下的基佬紫桑就怎么都想不起来了【也有可能是不想讲了】,我就只好就此作罢了。
基佬紫桑平常不怎么说话,但是经常对别人笑,超级暖。不过偶尔也会搭错神经的变得苦大仇深的说要报社,嘛,失过忆的人嘛,偶尔精分也是可以理解的。每次他精分到报社模式时只要竹千代桑拿出新做的三色丸子就会消停,甘党真是【各种意义上】好收服啊。我个人觉得就算是报社的基佬紫桑其实也蛮萌的啦,虽然果然还是平时比较萌( •̀ ω •́ )。
竹千代桑说基佬紫桑睡相很差,晚上会在睡梦中抱着被子大杀特杀,还总喊着什么【笨卡卡西----】之类的,令连夜加工【基佬紫色】和服的他无奈至极。还有基佬紫桑其实在睡梦中超喜欢哭,平常一般出现不再大杀特杀的情况,就肯定是进他房间一看,已经把枕头哭湿了。
对于竹千代桑这种随意偷窥基佬紫桑睡颜这种卑鄙无耻的恶劣行为,我只想说----请带上我!!【喂】
前一阵子听说闹腾了好一阵子的忍者战争好像终于结束了的样子,到最后大家都明白了战争神马的不过是木叶内部人员家暴来引起的连锁反应就都回家洗洗睡了,真叫人唏嘘,果然基佬多的地方是非多【阿勒好像有什么不对】。基佬紫桑是不是也是因为住在战场旁边之类的被牵连失的忆呢,哎,果然忍者多的地方都是是非之地呢,恩恩。
说起忍者,前两天倒是看见一只头戴着忍者护额,身上还穿了一件画了一张奇怪的脸的图的小衣服的很狗狗在cosplay忍者呢,他家主人也不知道是神马兴趣【摇头】,嘛身为猫派的我是无法理解狗狗的可爱就是了。欸说起来这两天好像经常看见那只狗狗呢,而且总是坐在我们店面向隔壁丸子屋的那方向的屋檐上【阿勒现在狗也会上梁了吗好神奇】是不是喜欢基佬紫桑或者是竹千代桑但是迫于两人都是猫派【猜的】不敢上前呢【猜的】?
“感觉最近竟是些关于忍者的话题呢23333,说不定明天就会有真的忍者桑来到镇上呢阿哈哈哈哈哈哈”
我记得那天看着梁上的狗狗是这么和姬友开玩笑的,结果第二天凌晨就被大喊着【你这混蛋乌鸦嘴没事立神马Flag啊啊啊啊啊啊】的姬友一巴掌给拍出了梦乡。条件反射的我立刻在三分钟内完成了洗漱更衣和摆出职业性的微笑,脑子却没反应过来。
忍忍忍忍者是真的那种忍者吗?!不是cosplay的的的的的那种嘛?!不不不不不不会吧!!!!!如如如如如如如果是真的话简直大危机!!!
在我们温泉旅馆业界,有如同噩梦一般的那么一个传闻,那就是绝对不能让忍者特别是木叶的忍者入住啊啊啊啊啊啊啊因为他们一旦使出各种大招就会对旅馆的墙壁和天花板造成人道毁灭啊啊啊!!【偶尔还会对温泉造成不可避免的伤害啊啊啊】
姬友卡着我的脖子说是一个值夜班的新人接待的已经入住了你这乌鸦嘴想怎么赔啊啊啊啊!!!!
欸欸欸欸是我的错吗!!!虽然我的确立了Flag但是……但是……
好吧我错了【土下座】
于是认错的我就被派去负责那位忍者的客人,我端了朝食候在门外,心里流过千行泪。【忍者大人请一定定定不要暴走啊啊啊啊】抱着必死的觉悟张口道打扰了,打开了和室的纸门。
"哦,麻烦了。”
----阿勒,反应意外的很普通……噢噢噢噢噢好有忍者的感觉!!!
面前的男子脸上五分之四都被护额和面罩遮着,只露出了一只没什么精神的眼睛,一头银色的头发却却一点都不突兀,身材修长匀称,穿着合体的黑色忍服。
“不不不不麻烦!这是您的朝食!”我没来由的更加紧张了起来,居居然这么正统肯肯定很屌吧请放过我们旅馆!!!
就在我小心翼翼的准备离开时,忍者桑居然开口搭话了!!
“那个,请问这个镇上最近有来什么人吗?”
欸欸欸欸窝窝窝窝窝不知道窝神马都不知道请至少给留全尸------脑子当机的我使尽全力抑制住自己想土下座求饶的欲望。
“你……没事吧?”
在我当机将近一分钟后,忍者桑莫名其妙地拿手在一脸此生无恋的我的面前晃了晃,很无奈的把问题又重复了一遍。
“么么么有啊,您您您有神马要事吗?”
“额。。。其实我是来找人的。”
“来来来我们镇上找么?!我们镇上只有基佬啊啊啊!!”
我是傻逼么!!!这个时候提这个是要闹哪样啊啊啊啊!!!!
“哈?你在说什么啊?”
“啊啊啊啊没什么只是精分了而已请不要在意!!!”
“那个。。。我想找的人差不多比我矮上半头,是一个贤二的精分凶残报社分子。”他在自己下巴的高度比划了一下。
那是谁啊啊啊啊还有贤二是神马啦忍者的世界我不懂啊啊啊!!!
“。。。虽然这么说,但是其实是一个挺重要的人希望快点找到。因为他蠢得要死,不管的话会很麻烦。”
忍者桑感慨万千地叹了一口气,语气中的辛酸岂是常人能够体会。
不过,阿勒?【他】?这语气,怎么那么耳熟----我瞬间回想起村口的王师傅家的小王和媳妇【男】吵架媳妇一气之下回了娘家时的那个辛酸的语气。
难道。。。。
“内个。。。忍者桑您和想找的人是神马关系呢?”
我鼓起勇气提问道----对面刚才还很男子气概的忍者桑瞬间扭捏了起来【呜哇真是和他周身的气场不合呢】。
“是我家里那位。”
哦。呵呵。懂了。
“我是很想帮忙啦,但是没见过【比您矮上半头,贤二的精分凶残报社分子】呢,抱歉。“
我表示了对他追求心上人的支持,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看到他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对我说道。
“不好意思,请问店里有茄子味增汤吗?”
“诶?”

评论(43)
热度(72)

© 愿洞察之父指引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