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耶格今天要要…

【新晋xDoc】梦境


*ABO设定


*三个新晋Alphax医生Omega

*第一人称(与前篇不是一个人)

*极度重口味 轻口味人生请不要来自寻烦恼


*6700字林肯加长豪华轿车








我仔细端详着他的眉目,伸手掀开他头盔上厚重的防弹玻璃、去抚摸他的脸颊,低声着喃昵他的名字,这位彩虹小队的好医生陷入了黑甜的梦境。

他对人一如既往的毫无防备,我将掺着安眠药的咖啡递给他时,他还带着和蔼的微笑用法语向我道谢。我假装走出诊室,其实只是在门口静静等侯。待到门内终于再没有任何动静时,我便再一次进入了诊室。

他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双手交叉抱在胸前,沉沉的陷进了的梦乡。想必是因为刚刚演习过,他还穿着厚重的作战服,显得强壮而魁梧,但我知道他身着常服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唬人。他不到180的身高在我们这些190的年轻Alpha们身边,甚至会显得有些——娇小——我知道用娇小来形容一个可以与自己并肩作战的男人有些失礼,但我个人觉得这是最合适的形容词了。

他的眼下有些青紫色的黑眼圈,显然是因为昨天熬夜照顾SAS的伤员,没有进行足够的睡眠。我心疼地用大拇指来回在他的眼下按摩,忍不住凑近他疲惫不堪的脸,在他的额头上轻轻印下一吻。

我为自己乘人之危的举动感到惭愧不已,我本来只是想让他好好睡一觉的。使劲晃晃叫嚣着想要得寸进尺地做出更出格的事情的脑袋,我小心翼翼的把医生从椅子上抱起来,轻轻的放在床上——这并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毕竟他是个结实的特种兵,还穿着厚重的作战服。我的确是费了一些力气才将他平躺着安置在床上,看着他在睡梦中有些不适的皱了皱眉头,我突然意识到我应该把他的作战服脱掉,不然他会睡得很不舒适,醒来以后也会很难受。

我被自己的这个念头弄的羞红了脸,对着这个善良温柔、完美无瑕的医生毫无防备的睡颜我能做到不动如山吗?答案是否定的,我会忍不住对他做出过分的事情。趁他没有任何抵抗能力,去脱他的衣服——这是如假包换的趁人之危。但是,不帮他脱掉作战服的话,他会睡得很不安稳,也许醒来以后甚至会比之前更疲惫,我不惜喂他吃安眠药都想要让好好好休息的行为反而会给他的身体带来负担。

我几乎是瘫在了病床旁的椅子上,恼怒的揉揉自己脸企图让自己清醒一点。经过漫长的自我博弈,我最终还是决定动手脱掉他的战斗服。

我握住他的后颈把他的上身从床上扶起来,开始脱他的防弹衣。仅仅是接触到他那一小块柔软光滑的皮肤就已经让我心猿意马了,更别提那包裹在GIGN深蓝色贴身内衬里的胸肌轮廓了——一股邪火冲下我的小腹,我还是无法避免的硬了起来。

我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将自己绷紧的身体摔进椅子,深深吸地吸了几口气。我没法控制自己对他的渴望,他就这样安静的躺在这里,什么都没有做,我就不自觉地对着他勃起了。我坐在椅子上,努力不去想象那些活色生香的画面,默背起圆周率来企图让自己分心。至少过了有10分钟,我才觉得自己的欲火稍微平息了下来。

只要帮医生脱下外裤,就可以离开这个充满危险诱惑的地方了。我这么安慰自己,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是我到底不能对睡梦中的他趁虚而入。我做了一个深呼吸,终于起身去脱他的裤子,才刚拉开拉索,就听到门外好像传出逐渐靠近的对话声,突然间——在我的猝不及防中,门被推开,走进两个高大的身影。两人看到病床上的情景顿时停下了交谈,皆是一愣。

我慌乱的站直了身体,但是还是百口莫辩——毕竟我还硬着的下体和明显在脱医生裤子的动作实在没留给自己什么辩解的余地。一时间,诊室内鸦雀无声,只有酣睡的医生均匀的呼吸声。





*包含轮jian 迷jian 视jian 腿jiao 口jiao 舔xue 白手套lu管 jing液浇灌 颜she等元素



*老规矩评论找我要链接

⚠️劳服踏好像在限制我的私信,隔一会儿才能发几条……大家别着急,我一定会把链接发给你们的么么【要是实在着急想看可以把qq号私信给我我qq发给你】

@IVAN 继续@贤内助

评论(206)
热度(76)

© 愿洞察之父指引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