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耶格今天要要…

【GIGN】法兰西四大才子 04


*GIGN全体男性干员一起玩刺客信条大革命

*纯清水

*本章骚话王smoke和Jager小阔(k)爱(y)戏份较多

*骚话王的部分吐槽取自柯南秀【因为很合适哈哈哈哈

*有私设











“呼…好了,那么现在我们需要从这个楼梯进入城堡,到目标点取得钥匙。”

抱得时间久了,再不放开就显得失礼了。Julien只得恋恋不舍地松开这暖烘烘的怀抱,继续替大家讲解任务。

经历了刚刚那场混战,之前并不是很熟悉各种操作的三个新手都基本上摸清了战斗节奏。他们毕竟是百万里挑一的彩虹小队成员,快速上手一个游戏对他们来说并不是难事。几人一路快速的解决站岗的士兵,没费什么力气就拿到了钥匙。

“好,现在去行刑场营救间谍。”

“我们从这边爬下去吗?”

“不,我们往上爬。鸟瞰点上有可以拾取的同步点数。”

看到左下角再次刷新的任务,Olivier准备从城墙回到地面前往目标点,却被Julien叫住了。的确同步点数才是他们此行的真正目的,几人都向屋顶进发。

“然后呢,我们从这爬下去吗,这高度有点吓人……”

“我们跳下去。”

“什、什么?!”

Julien操纵角色走上城堡至高点的檐壁上,张开双臂动作优美的跳了下去,从高空中极速的坠落、甚至能听到风从耳边刮过的声音——安然无恙的降落到一堆蓬松的稻草堆里。

“这个叫「信仰之跃」,是这系列游戏的经典动作。”

“非常震撼……如此自由,像鹰一样……”

Gustave喃喃道,他自己也进行了一次信仰之跃,看着那毫无后顾之忧的自由下落,他有点出神。Julien端详着他,心底泛起一串涟漪,只觉得答应了Emma小姐的请求真是太好了,可以见识到不一样的医生,他真是太幸福了。

随后几人分别到达地面,赶往刑场、在混迹在人群中刺杀了三名圣殿骑士后,间谍本人却借着烟雾弹和一片混乱的现场跑了。

“为什么这个人跑得比刺客还快!”

几个人在后面穷追不舍,Olivier不禁吐槽道。最终他们追踪他到了一片被低矮建筑环绕的墓地。建筑的屋顶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狙击手,但是熟悉地形的Julien带着他们径直走向一个地下通道,他们在那里和间谍进行了交谈,间谍同意为兄弟会效命,任务终于顺利完成了。

“终于是完成任务了,大家辛苦。”

Gilles一丝不苟的俊朗面庞上出现了少有的轻松表情。Gustave之前对他的心理评估是操心过多,现在他也算是遵从医嘱好好娱乐一下了。右边紧挨着的身体传来Gustave的体温,他又忍不住将身子往他在身边挪了挪。

“哟,你们在玩游戏啊?诶……hello Kitty也在啊?真是,太令人意外了……”

“不许叫我hello Kitty!!”

这时门口传来一个声音,众人朝那里望去,只见是捧着一盒fish&chips(英国经典食物炸鱼薯条)身着英国国旗t恤的James和一手拿着叉在叉子上的香肠,一手端着装在玻璃杯子的牛奶、正用吸管把牛奶吸上来的Marius。James最先看到坐在沙发靠外的几人,本来想要友好地打个招呼,却惊讶的发现了Olivier的存在。他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裂出来一个带着小邪恶的坏笑。Olivier恶声恶气的反抗他充耳不闻,坏心眼地无视了他。

“唔…沙发那么大,你们为什么要坐那么近——嗷!James你掐我干什么?”

“不要在意那些细节,Marius我记得你也玩这个对吧。”

Marius咬了一小口香肠细细咀嚼了起来,口齿不清、直截了当地问出了他的疑惑,他看到Julien和Gilles都急忙窘迫的站了起来,脸和耳朵都烧得通红。还在疑惑着呢,突然他感觉自己胳膊内侧一阵绞痛,连忙躲开来,眼泪汪汪的瞪了一眼罪魁祸首——这点小痛就流眼泪并不是他自愿的,奈何他这个人天生就泪腺发达,配上他那张极度不符合年龄的娃娃脸,总是显得可怜巴巴的。

James觉得这种人情世故给他解释他也不懂,就只是安抚地给他揉了揉,不请自来地一屁股坐在Julien刚刚的位置上。Julien还低着头红着一张脸,连Gilles都拿他这种霸王行径没办法——哎,谁让Olivier曾经对EMP老爷子出言不逊然后被教训了一顿呢,他们GIGN恐怕几年内都没法在SAS面前抬起头了,他实在是没有立场责问James。

“这个鹰一样的标志是什么意思,Marius?”

“这个是鸟瞰点,爬上去同步就可以解锁地图信息。”

“为什么我瞬移了,远处的路人还在踏空而行?”

“啊,这个呀,是bug,习惯了的话其实可以当作是游戏的彩蛋。”

“真是独特的彩蛋,也不知道这是哪个国家的游戏公司哦……我爬墙的动作敏捷的像一个亚马逊热带雨林里的猴王,我应当感到很骄傲——天呐这是巴黎圣母院吗?”

“是呀,这游戏还原了法国的很多个建筑呢。”

“甚至‘还原’得更好看了……现在我该做什么?”

“按e同步。”

James在鸟瞰点上来回蹲起,俯视着巴黎圣母院下方模糊的雾色——游戏有自动变化天气的功能,今天刚刚好是雾天。他用余光看到喜怒过于形于色的Olivier气鼓鼓的脸,决定好好逗逗他。

“哇——哦,这太美了,我甚至都开始都有点喜欢法兰西了。Marius,宝贝儿,你看那是什么,你以为那是雾,其实那是法国人的体味。看啊,正宗的法式毒辣宝贝儿遍布全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James你应该去主持脱口秀哈哈哈哈哈哈……”

Marius没心没肺的大笑起来,丝毫未察觉到屋子里四个法国人里已经有三个已经黑了脸——在他工程师特有的神奇脑回路的运作下,他并不觉得这会惹怒别人。

Gilles和Julien都没有说话,脸色难看得不行,Olivier磨起牙来——只有Gustave面色如常,拿起热巧克力喝了一口,然后双手交叉抱在胸前。

“这里显示我要按键施展「信仰之跃」。”

“你可以跳到下面的稻草堆里,无伤着陆。”

“真的吗wooooooooooooooow,10分!为什么这些刺客不转行去当稻草堆跳草员,简直白白浪费了他们的才能!”

Potter按照指示按下按键,屏幕里的Arno动作优美的从巴黎圣母院的最顶端一跃而起,完美地自由落体到一个蓬松的草堆里。他从草堆里翻出来,很快被挤到一堆举着血字抗议的市民中。

“没人在意我刚刚从100多米的高空跳下来——为什么大家都在大喊大叫?”

“这是法国大革命时期嘛……”

“你知道吗Marius,就是现在法国也是这样……”他煞有介事的自顾自点点头,压低声音,滑稽地学舌道,“你去机场之类的地方,他们都在喊…‘我们不想工作,但什么都想要!’ ‘德国佬应该给我们的医疗保险买单!’噗噗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闭上你的嘴!愚蠢的英国佬!”

忍无可忍的Olivier握紧拳头从沙发上弹了起来,被眼疾手快的Gilles压制住了。还沉浸在笑话中的Marius被他突然之间的怒吼吓了一跳,眼圈又一红,差点没有拿住手上的杯子。

“哦哦,我们的Kitty要咬人了,我们还是战略性撤退的好Marius……”

“诶这就要走了吗?”

Potter大笑着搂过还没有搞清状况、嘴里还塞着香肠的Marius的肩膀,大摇大摆地带着他走出了客厅。两人就像一阵小型龙卷风一样席卷而过,留下几个法国人面面相觑——这两个人到底是来干什的呀!!

“他留下来这东西,酱的味道有些奇怪……谁去给他送回去吧……”

Gustave用热巧克力的勺子推远了那盘Fish&Chips,含蓄的表达着自己的嫌弃。

TBC
照常@IVAN 虽然你已经看过啦噗噗

评论(31)
热度(62)

© 愿洞察之父指引你 | Powered by LOFTER